蔡伟接受专访称将用研究成果证明自己 新闻中心

蔡伟接受专访称将用研究成果证明自己 新闻中心

时间:2020-02-12 09:3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继3月27日报道《38岁“高中生”报考复旦博士》,一个月后,记者再次面对蔡伟。这时的他,已经被复旦大学列入2009年博士生拟录取名单。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教授昨天表示,现在离正式发录取通知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但他的被录取已经没有问题了,此外,他的博士考试成绩也名列前茅。

  记忆中腼腆而又拘谨的笑容,并没有因媒体的光环而改变,还是那双快磨出底来的黑色运动鞋,简单而又深沉的语言。昨天,蔡伟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:“得到家人的认同还需要时间,但我一定倍加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。”

   【关键词:出名】

  “在学术上,名利是致命伤”

  昨天下午1点30分到4点,在记者采访蔡伟的过程中,他的手机一直都没有停过,直到电量耗尽。时下,他正被媒体的光环包围。蔡伟说:“我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来出名,这不叫什么名人。”在他眼里,只有对学术产生影响,在古文字学界能有深入的研究并发表独立客观的观点,才是最神圣的。

  “在学术上,名利是致命伤。”面对记者,蔡伟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而对于如今很多人习惯把学问分为“有用”和“无用”,并喜欢用物质来衡量一切的现象,蔡伟表述:“我觉得,学术精神也是一种物质。”

  昨天,记者在复旦大学内随机采访了一些学生,校园内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蔡伟,对于这样一个蹬着三轮车考入复旦的准博士生,他们均赞叹蔡伟的毅力,并为伯乐们不拘一格的魄力而感动。

   【关键词:叛逆】

  “我想搞研究,父母希望我致富”

  能够以高中学历报考名校博士,蔡伟在很多人眼里是个幸运儿。但对于这一如此传奇的经历,在家人眼里的蔡伟,却成为了一个“叛逆”。

  “在父母眼中,我是很叛逆的。我想搞学术研究,尤其是搞古文字方面的研究,和他们对我的要求与想法,实在太不同了。父母希望我的生活轨迹,能朝着为家庭致富的方向不断延伸。虽然现在我已经拟录取博士了,但我感觉到,要得到家人的认同,还需要时间。”

  蔡伟向记者坦言,在成为“名人”之后,受到最多的就是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。

  “进入复旦之后,自己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,现在每月能领取3000元。”他给记者列出了所有开销:吃饭每月600元,都是在学校食堂;房租250元,还有买书的钱;余下来的钱都寄给还在锦州的老婆及一个11岁的儿子。“妻子从事送报工作,每月收入500元左右。小孩正在上小学。我很想家,但既然幸运地考上了博士,就一定要在学术上更加刻苦研读。”

  蔡伟还表示:“我的儿子并不特别喜欢读书,我觉得目前阶段不应该给他太多的压力。”

  【关键词:“体制外”】

  “用研究成果证明自己,别无他求”

  作为一个特例,蔡伟将面临一些不适应。他说:“我毕竟不是正规体制内培养出来的学生,在学校里难免会有压力。一方面是一些不认识的人对我这样一个特殊学生的看法,另一方面是我还需要修一门外语。我选择的是日语,只是因为入门较为容易,很多日语都是汉语的演化。”

  蔡伟表示:“我很担心像我这样的‘特殊学生’并不多,这会给我带来一些压力。我决心用自己的研究成果来说话,来证明自己。但学习日语却将占用我一些搞古文字学术研究的时间。”对于这个问题,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也表示,由于蔡伟没有接受过传统本科、硕士教育,这可能会延长他的学制。

  蔡伟说:“我相信社会上在某一方面有特长、功底深厚的人是很不少的,虽然我自己还没有遇见过,或是作过调查。总之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真的很幸运,人在很多时候是需要坚持梦想的,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能轻言放弃。”

  作为一个受到特殊待遇的人才,蔡伟说:“虽然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学生,甚至在6月份没有拿到正式通知单前,我还不是博士。但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,去感恩,去报答那些曾经帮过我的人。”

 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蔡伟向记者反复强调:一定不会辜负学校、裘先生以及研究中心的关怀,一定会全身心投入学术研究,一定要在古文字方面作出贡献。除此之外,别无他求。

   培养方案量身打造

  “爱惜人才,就为他规范学术训练”

  尽管以高中学历进入复旦攻读博士非常幸运,但对于蔡伟来说,接下来还将面临不小的补课任务。“与科班出身的研究者相比,蔡伟的钻研方向较偏,知识结构有所欠缺。”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告诉记者:“比如语言学、历史学、考古学的知识,都需恶补。”

  对此,把蔡伟引进复旦大门的裘锡圭老先生也有同感,由于条件所限,蔡伟主要是攻读前人的研究,比如乾嘉学派王念孙、王引之的东西。“王氏父子当然了得,但如果完全跟着他们走,也超不过他们。所以把蔡伟招进来后,更要对他加以训练,让他做一些实际的工作,多看一点文献。我们还要提醒他注意自己的不足,例如外语。这个时代,尽管出土文献和古文字都是中国古代的东西,但已经成为一门世界性的学问,要引用别人的成果,和别人交流,都需要外语。”裘先生说。

  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顾云深也表示,蔡伟入学后,必须先完成本科及硕士阶段的学业,再攻读博士。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,学校将在科目上做一些微调,比如可以免修英语,改修日语,一方面是蔡伟从头学起来容易些,另一方面是日本也有同类研究,今后将有益于他阅读国际学术报告。“复旦招收蔡伟,是出于对人才的爱惜,应该对他负责,给予他规范、完整的学术训练。”

   校方说法

  招博士生,应把录取权还给教授

  记者:录取一个高中学历的学生为博士生,这在复旦百年校史上是第一次吗?

  顾云深:说第一次似乎不太恰当。现在的复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1978年报考谭其骧先生的研究生时,就是高中学历,考了第一名,1983年葛教授拿到了博士学位。这样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佳话,过去一直有,体现了大学代代相传的气度和精神。

  记者:按照现有的学位授予规定,录取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学生是不是有难度?

  顾云深:蔡伟确实比较特殊一些,按现在的规定,报考博士必须具有硕士学位或同等学历,而蔡伟只有高中学历。为此,我专门和相关部门作了沟通。从2000年起,复旦就实行了一项制度:两院院士、杰出教授和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指导老师,可以自主招收博士生。裘锡圭先生作为国内知名的古文字学家,当然有这个资格。

  记者:这种模式有没有可能更大范围地推广?

  顾云深:2007年,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博士生招生率先开始自主招生的探索改革,变传统的博士考试制度为国际惯行的申请考核制度,录不录取某位学生,决定权在于导师。

  今年我们试点博士生招生改革的院系已覆盖了10个院系(所),超过50%的博士新生将通过申请———考核制度走进复旦。明年试点还将进一步推广到理工科和部分文科,经过若干年不断完善,最终实现全面施行。

  记者:自主招收博士的好处在于给一些偏才、怪才以机会,但是同时是否会带来“暗箱操作”的可能?

  顾云深:某种程度上,考试当然是最公平的做法。但如果把考试制度过于固化,推及到人才选拔的每一个层次,一些偏才、怪才就会失去机会,尤其是博士生阶段,需要的是对某一门学科特别热爱、愿意钻研、且有研究能力的学生,而不是最会考试的人。

  我们至少应该把招博士生的权力还给教授,因为他们最有资格去判断什么样的学生最合适。“暗箱操作”的问题,我认为如果有严格的监管制度是完全可以避免的,这个责任,应当由学校的行政管理部门承担。有一个好的制度,给予教授充分的信任,我相信绝大部分教授都会非常珍惜自己的声誉。来源:青年报